赌球

查看: 51|回复: 0

周纯一个人去找月红谈判

[复制链接]

14

主题

14

帖子

7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2
发表于 2017-10-1 10:25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生命太脆弱了,活着真好。应飞的语气颇为感慨。
你这句废话,怎么听起来有点刺耳?罗宸想起了刚才与红月的对话,感觉心里有些憋闷,这不是赤裸裸地打脸吗。
刺耳!应飞有些莫名其妙,上下打量了他几眼,你小子吃错药了?哥们好不容易炖了一点心灵鸡汤,你不喝便罢了,硬要往里面拉,啥意思?
罗宸没有反驳,反倒笑了起来,这才是他熟悉的应飞,刚才那个是什么鬼,一定是中邪了。
听你的意思,已经认命啦?他问道。
应飞轻叹一声,不疾不徐地说道:胳膊拧不过大腿,咱们的这点力量,你以为还能掀起什么风浪?
唉,说的也是,咱们现在是砧板上的鱼肉,只能指望她化身圣母大发慈悲了。
但这可能吗?实在不甘心啊!
有没有可能说服她?旁边的周纯插了一句,她才苏醒没多久,脸色同样难看。
罗宸摇了摇头,脸上泛起了苦笑:难啊!她是王八吃秤砣,铁了心,无法撼动。
应飞跟着说道:对她这种人来说,哀求和打滚撒泼都是没用的。如果想要说服她,就要知道她有什么弱点,这样才能找到切入点,可是咱们对她知之甚少,这条路也断绝了。
周纯眉头微蹙,问了两人一个问题:你们说,咱们这些人,对她有什么用呢?或者说,她把咱们招来做船员,有什么目的呢?
罗宸若有所思地推测:如果她缺少人手,回到雅呙后,自然就有了,何必带上咱们这些外来者呢?有什么事是雅呙人不愿意做,非要推给咱们来办的?
应飞靠在椅背上,指节轻轻敲着扶手,缓缓言道:偷东西,抢劫,杀人放火,各种违法的事,各种脏活累活,各种人体实验,都符合这一条。
这番话虽是戏谑之言,但不是没有可能。万一如此的话,那可不是什么好事,想想就让人心生寒意。
我过去跟她聊聊。周纯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。
什么?俩人都感到有些意外,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。众人才被红月狠狠地修理过,很多人到现在都没缓过神来,这时候去面对红月,需要的可不是一般的勇气。
周纯解释道:解铃还须系铃人。咱们与其在这儿胡乱猜测,还不如去她那儿,当面问个清楚。虽然时间仓促,但总比什么都不做好吧。说不定我的运气来了,还能找到一丝机会呢。
俩人也没什么可说的,至于红月会不会对她不利,这一点他俩倒是不太担心。虽然不知道红月的品性如何,但从她目前的表现来看,不像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。再说了,她费尽心思把他们招来,不正说明他们有一定的利用价值吗,这一点倒是可以利用一下。
俩人原本也想过去,但讨论下来,觉得还是不去为好,毕竟他俩招惹过红月,去了反而添乱。而且,同为女性,双方在沟通上的障碍应该要小一些。
要说他们有什么担心的话,那就是红月太难缠了,说服她的任务简直难如登天。不过,生活中总是充满着意外,不到最后时刻,谁又能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呢。
最后,应飞不忘提醒她:你自己小心些,尽量少冲突,别触怒了她。
我也是这个意思,小心为上。罗宸也叮嘱了一句。
一缕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,让人如沐春风。她没有再说什么,迈着从容的步伐,向着红月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应飞看着她修长的背影,眼神微动,道:你有没有感觉到,她有一种特别的魅力。
那是当然,她是咱们最后的希望。
不知怎地,我突然对她有了一点信心。
飞船里朴实敞亮,整体上给人一种温馨舒适的感觉。然而众人身处其中,却是如坐针毡,一个个哭丧着脸,心里凉飕飕的,没有感受到一丝暖意。
罗宸与应飞一边闲扯,一边留意着不远处的周纯。她已经与红月谈了一会儿,看上去似乎还算融洽。只是现场的声音有点嘈杂,他俩只能听到一些只言片语,不知道现在的进展如何。
你说,周纯有没有可能说服她?应飞随口问道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